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老外在中国的美食历险(下)

6已有 631 次阅读  2021-11-23 11:25

《最后的中国大厨》(The Last Chinese Chef)是美国作家尼可默恩斯(Nicole Mones2007年出版的小说,描述美国人如何在中国的北京和杭州体验异国文化。故事一开始,身为美国某美食杂志的专栏作者的女主人公在丧偶一年后突然接到丈夫生前工作的律师公司從北京打来的电话,说有一个中国家庭起诉她的丈夫,要求赔偿他在中国的私生子的养育费用。男主人公有一位出身御廚世家的华裔父亲和美国犹太人母亲,書名《最后的中国大厨》就取自他的祖父、一位清朝御廚的遺作。他四年以前到中国,向父亲的三位结拜兄弟、也都是远近闻名的大厨学习厨艺,准备在中国开一家高档次的餐馆。

 

对我这个中国读者来说,最动人的是作者如何通過特定的敘事手法安排文中两人的互动。作者将关于两人的邂逅、交往都集中在国庆前的一周内,他们各自生活中的惊涛骇浪以及随之而来的情绪上的大起大落都在短短七天时间里得到浓缩。这种叙事并不显得单薄,因为作者编织进去很多不同时空、不同人物的叙事角度和口吻。比如,每章开始,作者会引用一段男主人公的祖父、前清朝宫廷大厨的回忆录《最后一个中国大厨》,将历史和现实交织在一起。又比如,各章的视角时有变化,除了男女主人公以外,还有他们的朋友、同事、甚至那个起诉女主人公亡夫的中国家庭的成员的第一人称叙事。

 

这样交错杂糅的叙事手法在习惯从头至尾听同一个叙事声音的读者看来可能有点怪异,但对于这部作品很合适。一来,正因为故事发生在中国,一个日新月异,令人目迷五色的地方,这种叙事风格能够彰现外国人对中国那种生气勃勃而又泥沙俱下的现状的真切感受。二来,这样的穿插交互叙事才能体现男女主人公在异国他乡、人生坎坷阶段的混乱迷惘情绪。三来嘛,这样的叙事风格正是对文中描写的中国美食的有力呼应。

 

正如小说的故事情节和叙事口吻丰富多变,文中描写的中国烹饪也复杂精妙。正如作者运用不同的叙事角度和参差的故事时间来增加男女主人公情感的厚重感,文中也有两个例子描述中国大厨如何获得“浓”味。比方说,为了做一味貌似朴素的煮豆腐,大厨事先要把三十只新鲜河蟹的蟹肉、蟹黄、蟹子、蟹壳放在一起、并加入各种调料长时间炖著,然后才把经过水煮的一方穿孔豆腐浸泡在这样浓烈的高汤中。食客只见豆腐不见蟹肉,可是品尝的时候又无处不是蟹味。又比如,为了做一道东坡肉,大厨改良旧方,除了原本的黄酒、酱油等调料以外,又加入金针菜、白果、木耳、豆腐干、大枣、米饭,以八宝饭的形式老菜新做,让这道菜真正做到“油而不腻 ”。

 

正如小说需要主题和结构,文中男主人公的祖父在遗作中提到中国京派和宫廷酒席都需要有一个主题:诸如怀旧、诙谐、文雅或朴素,以及四冷菜、四主菜或八冷菜八主菜加汤的经典结构。冷菜用来开胃和奠定宴席的基调,第一道主菜多半油炸,但要求精致清淡,引起食欲。然后是一道海鲜浓汤。接下来是让人惊奇的家禽菜,再接下来是一道素菜,让大家清清口以后,再来一道不同的汤。第二道汤之后,宴席进入新阶段:不光是食客的胃,他们的头脑也开始运转。这个时候,厨师首先上烤鸭,再上第三道汤。然后给大家端出一些需要食客琢磨寓意的菜:比方,是否暗指某句诗歌的典故?是否看起来象一种菜,但吃起来其实是另一种菜?文中就提到大厨完整地取下整只鸡皮,却在里面加上火腿蔬菜烤制而成。前文提到的蟹味豆腐也属于这种让人“拍案惊奇 ”的菜。最后一道主菜是整鱼。整个宴席再以一道甜点收尾:红豆汤,栗子羹等等。

 

叙事和美食的最完美结合当然是女主人公最后领悟到中国美食的真谛在于分享、在于和朋友、家人共进三餐, 她和男主人公也战胜了自身的种种不安全感和挫折感走到一起。结尾两人和男主人公的父亲以及两位厨师伯伯一起喝粥吃早餐,用最朴素的清粥小菜确认了两人的情感,也证实了他们与中国家庭、中国文化的紧密联系。作者在书的后记中提供了她的网站 ,据说还有食谱飨众。美中不足的是,她不懂中文,也沒請精通中文的人查看過她的書稿,所以书中除了一些拼音錯誤以外,還有一些成語的應用也似是而非,不符合中國的文化習慣。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 lita 2021-11-24 08:42
    中國美食如果食材都好的話,確實美不勝收。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