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一个都不能少!

3已有 797 次阅读  2019-10-07 18:25
上次文革的所有剧目都会再次上演。2019年中国基本是全面回踩1969年。



国家利益大于亲情大于一切!下一步就是弑母的张红兵再现了。



1964年,张家全家福。前排左起:大姐张芳、母亲方忠谋、外婆吴方氏、弟弟、父亲张月升、张红兵、舅舅方梅开;后排小姨方佩兰

附:

原题:“弑母”者张红兵

  1970年2月13日,大年初八,一个滴水成冰的日子。

  午夜时分,安徽固镇卫生科科长张月升带领县公检法军管组一位负责人和县群众专政指挥部军代表,赶到自己家中。

  西屋里烟雾缭绕。墙上的毛泽东画像、毛泽东诗词手迹等,都被他的妻子、县人民医院门诊部副主任方忠谋取下烧掉了。地上只余灰烬。

  军代表对准方忠谋的腿弯猛踹一脚,方忠谋顿时跌跪在地上。他顺势把她的双手拧到背后,用带来的麻绳捆绑起来。

  “就像捆粽子那样。”当年16岁的张红兵,听到了母亲的肩膀和胳膊被捆紧时关节发出的“咔咔”响声。“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场景,心脏顿时紧缩起来。”

  军管组带走了方忠谋的五六本日记和工作笔记,并要求在场的每个家庭成员连夜写出检举揭发材料。

  交了检举材料后,张月升拿出一个工作笔记本,让每个人把检举材料凭记忆再写一遍,以留底备查。

  在张红兵位于安徽蚌埠五河县城的家中,记者见到了他保存至今的这个笔记本。笔记本呈暗红色,像褪色的血迹,封皮、纸张都开始散落。

  张月升写了10页,张红兵则写了21页。在检举材料的最后,他们都写下了相同的建议:枪毙方忠谋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