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亚里士多德和西方文明

3已有 423 次阅读  2023-10-26 22:11
在前一篇文章“亚里士多德和中国猪头教授”中,我说到十三世纪欧洲出现了学院主义,以圣Thomas Aquinas(阿基纳)为代表,发现了亚里士多德。这是我以前了解Aquinas时形成的印象。这让人感觉学院派是希腊文明的传播者,实际上也不完全如此。

可以说,Aquinas并非主动传播希腊哲学思想,而是代表基督教批判欧洲兴起的亚里士多德和柏拉图思想。可是最终理性战胜神学,人文主义从中世纪黑暗中萌芽生长。不过,那时出一个Aquinas这样的神学家也不容易,在索邦大学教神学,门槛太高。

那么是谁主动传播希腊哲学思想呢?在西方世界,比较重要的是Michael Scot (1175 – c. 1232),他是苏格兰数学家,在牛津,巴黎求过学,在意大利的波劳涅和西班牙的桃里多呆过,会拉丁语,阿拉伯语,希腊语。大约在五十岁时,他为西西里国王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菲特列效力,后者建议他翻译亚理斯多德的作品以及阿拉伯学者对亚理斯多德的作品的评论。

这个阿拉伯学者就是Andalus的阿维罗(Averroes,Ibn Rushd ,1126 – 1198)。阿维罗是全才学者,精通教法,哲学,神学,医学,天文,物理,数学,语言,等等。他是亚理斯多德主义者-拥抱他的思想,而不是奉行此前阿拉伯世界的新柏拉图主义,所以可以理解为什么在欧洲,先是亚理斯多德受到更多拥戴。阿维罗在欧洲人看来,就是“大评论家”,“理性主义之父”。他也评论了柏拉图的“共和国(理想国)”。

1268年,阿基纳再次到索邦大学任教,此时,巴黎有很多神学家和学生接受阿维罗学说和亚理斯多德思想,他被调去似乎就是抵抗这种趋势,他也写了“关于智慧统一性,反对阿维罗主义者)一文。1270年,巴黎主教发教令,把亚理斯多德和阿维罗十三条立论打为异端邪说,任何人支持他们就会被开除教籍。

当然,我们现在很容易理解那么多神学学生-和尚喜欢学习亚理斯多德,阿维罗,或者柏拉图,神学本身有什么好学的?一本圣经几天就可以读完,非要穷经皓首地学习肯定太枯燥乏味。

阿基纳自己倒是写了几篇评论亚理斯多德一些作品的文章。

可以看出,中世纪的天主教还是很黑暗和独裁的,因为亚理斯多德的作品是圣经(或者说基督教)出现之前就有的,不合神学家的味道,就成了异端邪说。尽管但丁很钦佩景仰这些没有皈依基督教的名人:柏拉图,亚理斯多德,阿维罗凯撒等等,也只能在神曲中把他们放在地狱里,地狱里的最高一层-第一层。


文艺复兴时油画:阿基纳战胜阿维罗
The Triumph of Saint Thomas Aquinas over Averroes by Benozzo Gozzoli,
Drawing of a man (Thomas Aquinas) sitting with another man (Averroes) lying on his feet

问题是,阿维罗自己在当时的阿拉伯世界却没有那么大影响力,有一种说法是因为亚理斯多德学说在阿拉伯世界已经流行了几百年人们已经不那么感兴趣了。
比阿维罗早一百多年在伊斯兰世界的东边有一个波斯人对希腊哲学的研究和翻译也是造诣非凡,这位是Ibn Sina ( 980 –1037), 西方人叫他Avicenna(阿维塞纳)。他生活在伊斯兰世界的黄金时代,他就学的穆斯林学校相当于是亚理斯多德所办学校(Peripatetic school)的传承者。阿维塞纳也是全才学者。他的贡献很多在此我不一一列举,他的关于形而上学的观点也影响了阿基纳。

-----

分享 举报